欢迎来到母亲大学!

母亲大学

bg
网站首页 > 成长分享 > 名师观点

周正观点:摧毁“四大名著”以“焚书救心”

2017-03-08 15:58:52 母亲大学 阅读
摧毁“四大名著”以“焚书救心”
                  -----母亲大学访心理专家周正教授

                

 在中国乃至世界文坛上经久不衰,影响了一代又一代文人的“四大名着”可谓是不可多得的绝世经典。然而,集医学、哲学及心理学等多科知识于一身的心理学专家周正教授却明确指出:想要中国人的心理健康,就必须焚毁“四大名着”!

“四大名着”的文学价值早已不容置喙,其塑造的人物角色也成为现实生活中某些人的映射。从古至今不乏人赞叹《三国演义》中诸葛亮的足智多谋,钦佩《水浒传》中梁山好汉的义薄云天,艳羡《西游记》中孙悟空的无法无天,惋惜《红楼梦》中林黛玉的玉殒香消。然而,也有人从与众不同的角度切入看到“四大名着”折射出的社会痼疾和人物悲剧。“哲学乌鸦”黎鸣老先生曾说中国人的“四大名着”就是中国人的“四大绝望”,这种所谓离经叛道的论调早已不足为怪,然而周正教授从心理学层面主张摧毁“四大名着”的言论却再次引起社会反响。

  依周正教授之言,“四大名着“的整体结局无一不是带有浓厚的悲剧色彩。这种悲剧形式很容易引起大众反响,因为中国就是一个“国民同悲”的现状,悲剧带来的心理安慰和满足远远胜过喜剧。

《三国演义》中流传不朽的传奇性人物诸葛亮,为蜀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然而心理学的判断标准:不是睿智与否、聪明与否、知识丰富与否,而是成功与否。诸葛亮作为一国丞相,承担的是一个国家的责任,然而蜀国却在他的羽扇纶巾下于三国之中最早败亡。纵观诸葛一生,我们不难发现他是一个追求非人性化的完美的人。在他出山后便成为蜀国的核心人物,事必躬亲包办一切,其余贤才对他惟命是从,这无疑是对蜀国釜底抽薪的架空。如果一个国家只能依凭一个人撑起,一人在下众人在上,那这个国家形态便是倒三角,这样必然不会稳固长久。作为一个国家的中流砥柱,诸葛亮临死时举国无一员大将可用,这岂不是他人才培养策略的最大失败!所以,无论是从心理学抑或从管理学来看,诸葛亮有再多的光辉事迹,都无法掩饰他为得到心理满足实现自我价值而置国运大局于不顾的小人形象。这样的人物被世人传诵,必然助长大众“以自我为中心”的个人主义。

《水浒传》作为描写农民起义的一本巨着,不仅唤起了大众的“英雄主义”心理,更使那些“悲剧英雄”的形象像毒品一样侵蚀人心。小说中数次写到场面生动、脍炙人口的“杀妻事件”,其中被百说不厌的就是“武松怒杀潘金莲”。在读者心中武松就是个坐怀不乱、一身正气的大英雄,起初成功抵制了“美女嫂嫂”潘金莲的诱惑,而后又杀了潘金莲和西门庆这对奸夫淫妇为哥哥武大郎报仇雪恨,实属英勇孝悌、侠肝义胆。然而作为一个男人,性爱欢愉是最基本的生理需求,他竟无一丝一毫的“色心”,那岂不是“存天理,灭人欲”这种泯灭人性主张的践行者?再看作为弟弟的武松。亲哥哥被嫂子与西门庆杀害,这本应由法律来摆平的事情竟然被他用一把弯刀了结。试问这样一个以正义为名作恶的人,怎么可以成为如今我们这个法治国家标榜的人物。再看小说结局,一群好汉内讧不断、大事没成、不得善终,这样的书籍就是在向读者展示悲剧性人物形象,若不能清醒认知,便会使心理陷入“悲剧英雄”的深渊。

《西游记》讲述了唐僧师徒四人降一路妖除魔,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最终修得正果的传奇故事。孙悟空一角无疑集聚了劳动人民的反抗精神和美好幻念。他上天遁地、无法无天、神通广大,上可大闹天空痛打玉帝老儿,下能改生死簿恶整阎王老子。然而抛却这些痴人说梦的事件,他就是一个无房无车无钱的被人化的猴子。他以棒杀美女妖精为乐,以破坏法律规矩为荣,以胡作非为当做证明自我价值的途径。这恰好映射出现实生活中弱势群体的病态心理,不能在生活中快速翻身有所作为,便通过这些虚假的故事找到泄愤口径。然而,最终我们不难发现,这些神通广大的特殊人物经过磨练非但没有成为造福众生的伟大角色,反而皈依佛门成功地脱离世事明哲保身,这无疑是对社会现实的一种极大讽刺。无所不能的孙猴子都不能打破固有的社会体制,只能俯首称臣自我改造,通过大慈大悲的佛教来洗心革面。

《红楼梦》以宝黛爱情故事为主线写出“四大家族”历时弥久的兴衰史,兴盛只是过眼烟云,最终也逃不过归于尘埃土灰的悲惨命运。书中林黛玉一角的“葬花”事件已然成为闺阁女子伤春的绝唱,她的孱弱、敏感、偏执甚至一度被有才情又有姿色的女生效仿。她性格的养成与其身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寄人篱下恶生活让她心理长期处于压抑状态,丫鬟身子小姐命让她在怡红院那群“白富美”中岌岌可危。她急需别人对她的身份认同,可没财没势该如何是好?于是,她凭借出众的姿容和渊博的学识力博“高富帅”贾宝玉的青睐。尽管她对外人摆出不可一世的高姿态,但她内心很不自信且极度缺乏安全感,所以导致在爱情中疑神疑鬼、患得患失。寻常女子对爱情是抱着“尽力而为,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的心态,而她则把爱情当做一生的追求,至死方休。追求爱情时拥有的这种病态心理在造成痛苦的同时也会带来快感,可这种快感是有毒的,是我们应当坚决抵制的。

 中国人拥有优良的品质,那就是对弱势群体抱以同情。中国人也有亟需革除的心理弊病,那就是对悲剧人物抱以欣赏。我们的心需要追求爱、喜悦、幸福,不需要疼痛的肿瘤来施虐麻痹。

摧毁“四大名着”,还我国人健康心态!


Copyright(C)2011-2017 版权所有 中泽智业集团